341 指挥官“麦当奴”(1 / 2)

加入书签

赌船。

赌厅。

灯光明亮。

上千位男男女女在赌厅漫步、游玩。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长裙抹胸,互相挽着手臂,态度亲昵,暧昧。

整层赌厅都充斥着金钱的腐朽气息。

而赌厅作为赌船的重头戏,直接承包二楼整层,是赌船面积最大的一处场所。

“给我派一幅牌。”

庄世楷坐在一张赌桌旁。

芽子挽住他的手臂。

一名侍应生马上把一叠筹码放在旁边。

“庄sir。”

“庄sir。”

赌客们纷纷眼睛一亮。

他们齐齐打着招呼,希望给庄sir留下一个印象。

庄世楷则面露微笑,表情平静。

“派牌。”

这是一张百家乐赌桌。

荷官用牌尺派牌。

“二十万。”

“三十万。”

“我加十万。”

庄世楷出声加码,芽子旋即推出相应筹码,而赌桌旁的赌客们,则不顾牌面,纷纷加注。

他们赢钱输钱不重要,能把庄sir红开心最重要。

要是能够留一个电话号码就完美了。

同时,越来越多的富豪们向赌桌汇集,庄sir走到哪里,人群就跟到哪里,搞的庄sir往往玩几把,便换一张牌桌。

能和“庄sir”玩一局牌,位置需要用抢的。

庄sir则拿捏着分寸,输赢对半开,甚至几次还故意输牌,不想给底下的人留下些不好的印象。更不像和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扯上关系。让这些小角色以为输给自己一些钱,就能和自己搭上关系一样。

他的关系可没那么廉价。

玩牌纯属娱乐。

船客们也都看明这点,但还是想尽办法,试图和庄sir搭话。

赌船上的气氛也被彻底炒高。

赌船经理看得满脸笑容。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则是吃着一块巧克力,站在人群外惊诧道:“庄sir?”

他咽下巧克力,马上转身离开。

这个人便是化名为“高达”的少年赌神。

他上船只是受命于“靳能“,前来船上捞钱。

而海关线报便是”靳能”提供的。

这老家伙想要浑水摸鱼,让高进一把捞走赌船上的全部现场。

因此,海关只有线报。

没有线人!

更没内应!

庄世楷高估他们了。

可现在高进一看庄sir出场,便马上知道事不可为,连忙低头脑袋,放弃“偷鸡”劫匪的打算。

“先闪!”

庄爷都到场了。

哪还有他们混下去的份。

高进或许是和“庄爷”合作过,更清楚知道庄爷的手段。

他犯不着为“靳能”拼命!

要知道,当年庄爷给出高进答案后,高进与靳能的关系,便已经出现些微妙的变化了。

他可能再全心替“靳能”做事。

现在虚与委蛇。

只是想偷学最后一招而已。

此刻,高进连玩一把的心情都无,直接回到房间里倒头睡觉。

事实证明,高进的判断很正确,他不仅躲过悍匪劫杀,还躲过一次港岛高层的权利交锋。

他要真的卷入局势当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转眼便会被搅得分身碎骨,

哪像现在睡一觉啥事都没?

这时陈家驹走在回房间里的路上……

他与高进插肩而过,两人对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有点帅。”

“大鼻子。”

两人心中暗道。

表面却什么都没做。

而“今村清子”在陈家驹的船舱里,已经用屁股挪动椅子至洗手台前,并且成功拿到水果刀,正不断割着手腕上的绳子。

清子小姐想要大鼻子的魔爪,陈家驹想带大小姐去吃饭,吃完饭好好聊一顿,再安置好小姐去甲板上吹风。

没办法,陈家驹骨子里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他真怕把女孩子给饿死,也不忍心捆她一个晚上。

高进则是打开房门,准备洗澡。

可这时今村清子忽然听见隔壁有声音传来……

她一边切割绳索,一边翘起椅腿,开始贴近墙壁,偷听隔壁的对话。

一个少女很难抵抗好奇心。

而她却听见一个目瞪口呆的大秘密。

隔壁。

船舱。

桌面上铺着一张图纸。

麦当奴站在桌子前,指着船只图纸讲道:“迈克。”

“你带a组伪装成维修工。”

“分别潜入驾驶舱、监控室。”

“干掉里面的保安。”

“yes,sir。”一名黄毛干净利落答应道。

十二名退役的海豹成员,则是在旁边更换着装扮,检查着武器,随时待命。

这时a组六人听见指挥官指令,便拿出红色的维修工外套,张臂往身上套。

麦当奴扭头看向一名队员讲道:“肯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