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如噩梦降临(1 / 2)

加入书签

群山深处,刺耳凄然的啸声,裂空而出。

一道道出自天邪宗的强大修行者,从紧闭的洞府踏出,从恢弘壮阔的宫殿冲离,不敢置信地看着天幕。

看着,一头头炼化出各类躯体,形态各异的天魔。

看着,形如磐石的异族,落入一座山峰,那山峰剧烈震动,似成为他的一部分。

看着,本该被人族大修炼化为器魂的地魔,堂而皇之地冒出来,冲着他们笑。

“我的天!”

一位去过星河战场,达到阳神境的天邪宗长老,心头巨震地出来,嘴唇颤抖地尖叫,“我,我看到了什么?”

“天哪!外域天魔,炼化出体魄的外域天魔!”

“岩族!岩族的强者!”

又有一位闭关数十年,寻求境界突破的阳神境强者,揉着眼睛,“我是不是被心魔腐蚀了灵智?然后,出现了幻觉?”

他拼命地揉眼睛,想确认眼前所见的,不是虚无的梦魇。

他闭关太久了,根本不知道消逝了近万年的神魂宗,已正式踏上归途。

更加不可能想到,会有外域天魔和异族强者,联合踏入到浩漭天地。

只有在最深的噩梦内,才会出现浩漭之外的异类,成群结队现身的场景。

毕竟,这方天地一直由三大上宗,由魔宫、妖殿看守啊!

万年以来,都是人族的修行者,联合妖族的军团,叱咤在外域的星河深处,以猎杀天魔,以屠戮异族强者为荣。

天魔和异族,从不敢大范围地接近浩漭天地的虚空界壁。

只有零散的,三三两两的天魔和异族,通过隐蔽的,极其不稳定的空间裂缝,冒着九死一生的凶险,闯入到浩漭天地。

很快,就被五大至高势力,或寻到格杀,或秘密拘禁。

外来者,从来不可能在浩漭天地,掀起多大的波澜和风浪。

更别提,由天魔和异族形成的联军,大肆入侵浩漭天地的宗派了,这怎么可能?

直到……

一头体型硕大至极的外域翼龙,陡然膨胀开来,利刃般锋锐的羽翼,将一座矮山切割开来,山体轰隆隆崩塌时,众人才醒悟过来。

这噩梦般的场景,竟然不是噩梦。

这就是真实发生的世界!

“严奇灵,虞渊,你们,你们就是浩漭天地的千古罪孽!”云灏惊惧不安的瑟瑟发抖,眼看着天开一个大窟窿,一头头天魔和外域强者,如透过深渊混洞般,疯狂地涌入天邪宗的群山,他心态彻底崩裂。

不仅仅他。

所有灵邪镇的人,还能站直身子,没有因他和严奇灵的战斗,吐血倒地者,都在哀嚎怪叫。

万年以来,从没有过的悲惨事件,正在天邪宗上演!

就因为,李提海幽禁了虞渊生母的魂魄,以“燃魂觅亲”的方式,逼虞渊过来!

散修李提海,还有庇护他的宗主云灏,才是罪魁祸首,是导致天邪宗遭此大劫的根本缘由啊!

一念至此,无数道不满怨恨的目光,定格在李提海身上。

李提海通体冰凉,也被群山之上的异象吓到。他只是一介散修,他还没有被天邪宗邀请,以阳神的身份去外域星海。

他以前,都没有接触过天魔,没有见过此类凶悍的异族强者。

不就是,拘押了虞渊母亲的魂魄么?

他想不明白,为何小小的一次试探,一次对竺桢嶙,对宗主云灏的讨好,怎么就给天邪宗引来了灭顶之灾?

“严先生?”

整个人落入煞魔鼎中的虞渊,随着大鼎凌空而起,深深凝望着远方那片深山的盛况,脸色深沉,“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吗?”

天邪宗的上一任宗主,乃这一世的先辈——邪王虞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