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 监室内的对决(1 / 1)

加入书签

“嘭咚!”

又是一拳闷倒了一位朝自己冲撞而来的犯人,接连出拳已经人年近四旬,身体状态早已不在巅峰的大坪子有些喘不过气来。

“嚓啦!”

多人围攻压根就没给大坪子喘息之机,当大坪子试图换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时,身后的犯人握紧的铁拳已经抡了过来。

若不是在危险来临之际,大坪子下意识的稍稍下蹲,那这一拳就足以将他抡的重心前倾,栽倒在地。

当犯人的铁拳擦着他的肩膀划过时,大坪子向上一顶,右手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往前一拽,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狠狠地砸向了他的正前方。

干倒偷袭的犯人同时,还将自己前方一名跃跃欲试正等着伺机而动的犯人一同砸倒在地。

接连干倒数人的大坪子,虽然身体已经有些跟不上大脑行动,但胸腔内的那股战意倒是在不断升腾。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在屡次得手的情况下让大坪子回忆起了曾属于自己的那段峥嵘岁月,岁月不饶人?不饶的是懒人,不该是狠人!

大秃瓢在这间狭小的监室内异常耀眼,他低着头向前拱,好似蛮牛冲撞一般,用最快的速度顶翻了一名即将朝自己挥起拳头的犯人,在同时身侧左膝前顶,击中一人腹部,那人捂着肚子栽倒在地。

大坪子在这一刹那,好似如入无人之境。

“艹踏马!一群废物,老子要年轻二十岁,一个个把你们头全拧碎!来啊!上啊!”屡次取得成功的大坪子在得意的叫嚣着,肆意的发泄出自己的浓厚战意。

他正前方的三名犯人见双眼逐渐变得血红的大坪子,也下意识的脚步微移向后退上了两步,看着大坪子的眼神也稍稍有些畏惧。

大家都是拿了好处往上干的,谁也没想着要把自己的命交待在这儿…

“噗!”

脸颊上挨了两拳的大坪子,感觉自己下颚牙齿略微有些松动,嘴里略带着一股甜意,吐出了一口血痰后,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斗志高昂。

于是又张口骂道:“一群小篮子,坪爷爷这才刚动手,你们就往后缩缩了?就你们这种水平,放在你坪爷爷那个年代,连踏马做尿架都不够资格!”

站在最前方的犯人,喉结嚅动还想往后退,却发现身后的人顶住自己不得移动,额头冒起了些许汗珠。

“来啊!都踏马上啊!”

大坪子不断的叫嚣道。

“我发现你们是真没用…就你们这个战斗力也算是二看里的大手子吗?”

原本将自己定位成看客的年轻号长,缓缓从铺上坐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

大坪子眼中闪过一丝凶狠,骂道:“嗯,你有本事,你过来看老子捏不捏碎你的脑袋!”

从大坪子出手干倒第一个人起,到现在已经过去足有两三分钟了。虽然说二看在这方面的管控肯定不如拘留所严格,但目前都是1080p高清摄像全覆盖,哪里有个风吹草动,上瞪眼班的值班干事第一时间就能发现。

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他已经打了好几个回合了,警笛声没听着,管教也没看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上面已经默许了这一切。

那作为孤立无援的大坪子而言,他要么挺到最后把所有人都干倒,要么被所有人干倒……

“行啊,来,你捏碎我的脑袋。”

年轻号长用手拨开了人群,走到了大坪子的正前方,两人相对而立。

大坪子咬着牙喝道:“你真是找死!”

说完奔着年轻号长冲了过去。

相比于身材高大威猛的大坪子,偏瘦弱除了眼神中带着一丝坚毅外的年轻号长光看这体格,丝毫没有赢面。

大坪子猛地一通炮拳,直轰年轻号长的面门。这时候要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选择躲过这势大力沉但行动稍显迟缓的铁拳,可年轻号长并没有。

年轻号长非但没有选择避开,相反是主动迎着大坪子的炮拳撞了上去,这一行为在一旁的犯人看来无异于自杀……

“嘭!”

若是两拳对轰,在场所有人包括年轻号长自己在内,都有理由相信就他那小身板,估摸着能被大坪子打散…

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明显不可取。就在大坪子的铁拳距离年轻号长不到二十厘米时,年轻号长动了!他右脚上提,一脚飞踹而出,重重地踩在了大坪子的腹部。

双方的冲击力汇聚在大坪子肚脐下部那一点之上,纵然说在街头斗殴中大坪子称得上是皮糙肉厚极其抗揍,但他毕竟也没练过金钟罩铁布衫。

被这一脚踩中,大坪子脑袋稍微向前躬,整个人弯曲成了一个半弧状。而年轻号长右臂青筋暴起,摆臂发力,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向了他的太阳穴。

“咚!”

有过一定武术根底的大坪子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连忙抬臂上护,但即便如此,年轻号长这一拳下来还是打的大坪子龇牙咧嘴额头冒汗。

其实在刚刚年轻号长出拳时,大坪子哪怕是年轻十岁,在抬左臂抵挡时,右拳都会顺势挥出造成杀伤。但现在真到动起手来时,他的身体却完全跟不上动作了。

在本次交锋略处下风的大坪子,悄然后退了两步,试图与面前这名宛若疯狼的小伙拉开些许差距,保持一定缓冲。

大坪子弓着身子喘着粗气道:“我要是年轻十岁,你刚刚就已经死了!”

年轻号长满脸不屑地摇了摇头:“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当年就是再有本事,现在在我面前也是个只会说大话的废物。”

气急败坏的大坪子一声怒吼道:“老子撕烂你这张破嘴!”

话音落,人影动。大坪子右脚后跟发力,身子往左侧前倾,改拳为抓,试图一把掐住年轻号长的脖颈。

年轻号长还是没躲!

他任凭大坪子那只强有力的大手抓向自己,上身不偏不倚,左脚后来好似凌空抽身一般,撞向了前进路上的大坪子。

“嘭!”

人还在半空无处借力的大坪子,被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甚至是身材瘦弱的年轻号长,一脚踹飞了两米远,低空滑行后重重地落在了满是灰尘的水泥地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