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1 / 1)

加入书签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咱么该怎么办,总不能就什么都不做等着被杀吧,反正我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不会给别人做鼎炉,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真元,凭什么便宜给别人,更何况了,我们自己修炼到今天这一步并不容易,你们就这么甘心把自己多年的修为都给了别人吗?万言邪修炼邪功就可以肆意的吸走咱们艰辛修炼来的真元,我是不同意的,你们谁愿意把自己真元给别人,那就由你们去做,可是不要找我,我是不会同意的。”说话的是一个日月教的长老,他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且语气十分的坚决,根本没有任何的同意,更重要的是,现在的这个时候,没有人甘心沦落为别人的工具。

边上的一名日月教长老开口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就跟我们愿意是的,告诉你,我们也不愿意,但凡由其他的选择,我们又怎么可能同意,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你们说我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这个时候,咱们都落入到了万言邪的手中,不管是你还是我,还是其他人,谁又能够从万言邪手底下逃走,以前的时候,还有可能逃走,现在万言邪盯着十分的紧,任何人都别想要逃走,你们觉得万言邪会给咱们逃走的机会吗?恐怕根本不等咱们逃走,转眼就会被万言邪给抓到,林长老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咱们要是跟随他一样去做的话,那么咱们的下场就跟林长老一个样子,难道你们愿意和林长老一样,没等逃走,就被万言邪给斩杀在这里吗?说斩杀,还好一点,恐怕是全身上下的真元都被吸干,这样的感觉你们愿意去做吗?我是不希望自己的真元便宜给了骗人,可是咱们有的选择吗?真要是有选择的话,我相信你们绝对不会留在这里,推举谁成为日月教教主,而是早就收拾东西跑了,别忘了,当初静水宗的宗主,碧云宗的宗主,都是在山门攻破的时候消失的,而且听说静水宗的宗主已经是武圣境修炼者,这样的强者,你们觉得万言邪会放过吗?可自始至终都没有消息,说明这些人已经躲开了万言邪,可是再看现在,又有多少人都逃走了,可最后能够逃走的由多少人,怕是除了早期逃走的那些人,后来的人都没有逃走吧,虽然一些人确实没有了消息,可谁又能够证明他们不是死在了万言邪的手中。”

在场的几个日月教的长老都没有说话,现在的这个时候,他们清楚,万言邪就是压在他们头顶上的一座大山,根本搬不开,更重要的是,对方实力太强大了,背后还有世上最强大的宗门天星宗,不管是哪一方面,都不是他们能够比你的,这个时候,他们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了,尤其是现在,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他们心中清楚,日月教已经被天星宗的人给顶上了,要不然的话,万言邪根本不可能来的这么快,前桥林长老要走,后脚就被吸干了真元,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若是有,那么一定是暗中有人在指示。

几个日月教的武皇境修为的长老坐在大殿内的座位上,每一个人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这个时候,他们自己也清楚,如果找不出来解决万言邪的办法,他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逃走,最后只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第一个死的已经是林长老了,后面再死人就轮到他们这些人了,谁也跑不了,肯定会有人死,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可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人想死,也没有人愿意死,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不愿意死,可有些时候,事情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现在他们发觉到自己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原本还想要让别人争夺这个教主之位,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教主之位坐不坐已经不重要了,万言邪隔不久就会杀死一个,就算不是教主,也活不长久,最后一样要沦为别人的鼎炉。

“行了,争论这些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要是没有办法躲过这一劫,咱们还是继续选择谁来接任这个教主的位置,你们看呢,谁合适呢?”一名武皇境修炼者的日月教长老开口说道,虽然没有机会逃走,可万言邪的命令他们不敢不听,因为不听的话,很有可能会是林长老的下场,这样的下场,没有人愿意承受,能够多活一天是一天,说不定中间还会有什么幸运的事情降临,没准久能够活下来,哪怕有一丝的机会,都没有人愿意放弃。

这个时候,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方面是不想再争执了,同时还有一样就是,现在的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精气神了,死亡的雾霾笼罩在头上,这让他们对于接下来能否活下去,已经不报太大希望了,虽然也不想死,可到了这一步上,想不想四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感觉到人生已经没有多少希望了。

“都别愣着了,看看谁来己成教主之位,万言邪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要是没有教主去见他,是肯定不行的,咱们几个人之间必须选择出来一个人接手教主之位,如此一来,也算是做过教主了,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咱们活着的人,都要为他照顾他的家人,你们觉得怎么样?”提出这个提议的人是日月教的一个长老,也是他们几个人中的一人。

边上的一名长老开口说道:“到了现在这一步上,谁当这个教主还有意义吗?我看不如这样吧,随便选一个人做这个教主算了,不管这个教主现在是什么样子的结果,咱们也都坦然接受,剩下的人,还是研究研究怎么活命吧,相信你们也都清楚,万言邪恐怕用不了几天就会吸干一位修炼者体内的真元,咱们这几个人,恐怕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住,就会都死在他的手中,你们觉得咱们还有多少活路可言吗?起码我不觉得咱们还有什么活路。”

他的话说完,边上一人开口说道:“既然你觉得谁都行,那么这个教主的位置就由你来做,剩下的人也不用争夺了,争来争去的都是一个下场,将来就算是你出了事情,只要我们还在,就可以替你照顾你的家人,不过你自己也应该清楚,现在的这个时候,就算是咱们再怎么做也没有用处的,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其他人也活不了太长时间,万言邪也不会给咱们太长时间的,最后都是一个下场,沦落为他的鼎炉,虽然咱们都不甘心,可是面对万言邪,咱们谁都没有办法,那时候要是咱们教主还在,与静水宗和碧云宗联手,相信就算不敌万言邪,也绝对会让万言邪不敢像如今这般肆意妄为,只可惜咱们教主愿意为天星宗形式,落得一个身死的下场,碧云宗也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利,不顾与静水宗之间的约定,最后也是落得宗破族灭的结局,如今最强大的修炼者只剩下万言邪这一个,咱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以前三大宗的时候,天星宗虽然最强,可静水宗和碧云宗联起手来,也是可以抵抗天星宗的,这也使得最强大的天星宗,不能够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作所为都要在规则之中行事,现在没有了静水宗和碧云宗,天星宗在无人能够钳制,修炼邪功的万言邪更没有人敢去阻拦,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自家长老前辈是死在万言邪的邪功之下,也没有人提出去报仇。

“教主之位我不会做的,谁爱做这个教主谁坐,反正我是不坐,你们都不想坐,凭什么我坐,告诉你们,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教主之位的,坐教主又不是什么好事情,告诉你们,这个教主之位别往我头上带,虽然我知道万言邪盯着咱们,接下来活命的把握不把,可这不代表我愿意去送死,你们要明白,能够多活一天也是好的。”那名被其他人推举为教主的长老开口说道,不愿意接手教主之位。

提议他接手教主的那名长老说道:“刚刚你不还说谁坐这个教主都行,现在怎么又不行了,到了这个时候,你来坐这个教主,也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事情已经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是再坏,又能够坏到什么地方去,大家早晚都是一死,又何必因为一个教主之位,在这里推来推去,就算这次不是你,下次,下下次,早晚也都会是你的。”

“我不管什么下次,下下次,反正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接手这个教主之位的,你们谁爱坐这个教主,谁做,对了,刚刚你不是说的挺大义凛然的话,要不然你来做这个教主之位,我看挺好,反正大家早晚都会死在万言邪的手中,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的,不如你现在来,我们这些人可以以后再去做这个教主。”说话的长老吧话题引到了对方的身上,宗之自己是绝对不插手教主之位的,要把教主之位让给别人,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能过多活一天也是好的,而成为日月教教主,恐怕马上就会被万言邪给吸收走真元,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提议别人接任教主的那名长老脸色一变,没想到转来转去,最后这件事情又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要知道,他是不想接手这个教主之位的,毕竟都知道这是一条死路,又怎么可能去走死路呢,自然想要走一条活路,没有人甘心赴死,越是这个时候,越没有人想死,都想要活着,武皇境修为再世上已经算是顶尖的强者了,虽然不如武圣境修炼者,可是每一名武皇境修炼者都是世上少量的存在,这样的强者,可以说少之又少了,很多宗门都没有武皇境修炼者坐镇,最强者也不过是武王境修为的修炼者,很多中等国都没有武王境修炼者,还是武君境修炼者为最强者,可见武皇境修炼者的强大。

边上的那人看出来对方也不愿意接任日月教教主之位,随即冷哼一声,说道:“就连你自己都不愿意接手这个教主之位,现在你又想让我来做这个教主,你觉得我会同意吗?到了现在,我劝你还是别打着让别人出头的心思了,都不是傻子,收起你那一套。”

这话已经说的极为不好听了,可是那名长老听完之后,脸色虽然不好看,却没有说什么,毕竟是他故意把教主之位推到对方的头上,现在被人揭穿,也算是自找欺辱,怪不得别人。

几个人之中一位年纪看上去最大的长老说道:“好了,别争执这些没用的事情了,到了现在这一步上,大家还是想一想,接下来到底怎么办才好,你们别忘了,到了现在,与其浪费时间再这里争执这些,不如想着如何活下去才是正理,难道你们就甘心死在万言邪的手中吗?”

这话说到了几个人的心里,没有人接话,因为他们谁都不愿意死。

那名年纪最大的长老继续说道:“现在到了这一步上,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不管是谁做这个教主都是一样的,万言邪不可能放过咱们这些人,早晚都是一个死,所以选不选这个教主都一样,有这个时间,我看不如还是想着如何活命更重要。”

“这话我们都知道,可是想要活命哪有那么容易,你能够告诉我们,该如何才能够选择活下去。”一名长老开口问道。

那名年纪最长的长老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够活下去,但是我知道,现在这样坚持下去一点用处没有,不如坐下来一起想想,如何才能古逃出万言邪的魔掌。”

在场的几个长老没有人言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论实力,咱们不是对手,根本奈何不得万言邪,若真是动手的话,咱们怕是一个也逃不了。”

“这个时候,万言邪一定派了人盯着咱们,天星宗的强者很多,盯上咱们一点问题也没有。”又有长老开口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