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暗潮涌动(1 / 1)

加入书签

秦寒枭眼眸冰冷,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

“呵,终于直接进入正题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让我放过徐佳之类的话。”

“秦总,我还是那句话,我和徐佳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也不想参与。刚刚我说的那句话,不过是想要提醒你一句,一个男人,还是不要去为难一个女人比较好。”

“说的很有道理,按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可以不为难徐佳,那不然,我为难你这个徐佳的狗腿子吧?”

陆遥没有任何气恼,反而仍淡定的微笑。

“秦总,我还真没有想到,你竟会是这个样子,这么的小心眼,这么的不绅士。你说梓玥怎么就看上你了呢?不过我觉得也算是情理之中的,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钱的,跟你在一起,无异于就是嫁给了银行。”

听到这个男人侮辱自己心爱的女人,想到他们之前的关系,秦大总裁眼底闪烁一抹冷意,全身散发出的凌厉气势更加浓郁。

“呵,为什么我听你这话里面有些醋意呢?你是不是嫉妒我可以和梓玥结婚呢?”

“是啊,我确实是嫉妒,当初若不是我们中间有些误会,我也不会临时和她分手。”陆遥收起了笑容,露出不屑的眼神。

这可能是这辈子,第一个人敢对秦寒枭用这样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爽。

“秦总,说实在的,现在白梓玥只是还没有见到我,你敢不敢让她见我一面?”

“这就是你找人窃取我们公司设计稿的目的吗?”秦大少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握成拳,青筋暴起,强忍着自己想要暴打对面这个混蛋的念头。

陆遥看着高高在上的秦大总裁双眼喷火的样子,更加得意,冷笑道:“不错,我想要见梓玥一面,但她被你藏起来了,我只能用这种有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不过,秦总,若不是你们公司里的人贪财,又怎么可能会让我有机可趁呢?”

“你想要见白梓玥做什么?”

“当然是和她再续前缘了。说实在的,我和梓玥虽然已经分手将近六年,但我从没有一刻忘记过她。我有自信,只要她看到我,就一定会和我复合,抛弃你的。”

对面的男人那嚣张的态度,让秦寒枭更加怒不可及。

他眼眸阴狠,心中的怒火就快抑制不住,当场爆炸。

但内心的骄傲,让他不能和一个跳梁小丑计较。

他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看来,你很自信梓玥对你的感情,不过很抱歉,这些年,她并没有想过你,我也从没有听她提起过你的名字。”

“那是自然了,哪个女人会愿意提及自己的伤心处呢。说实在的,这些年,我心里对她是愧疚的,有时一闭上眼,都是当时我和她分手时,她哭成泪人的样子。不知道秦总你可不可以让我们两人见一面?”

秦寒枭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看着对面男人故作伤感的样子,真的很想将自己的拳头挥到他的脸上,将他这张假面具打落。

他深吸了一口气,冷漠道:“你觉得我会让你们见面吗?”

陆遥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有关系,我觉得你不让我们见面也是正常的,毕竟我们两人的感情,不是你能够插手的。反正就算你不同意,我和我家梓玥,也会在法院受理案子之后见面的。”

说完,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劳力士,抱歉道:“秦总,对不起了,我等会儿还有其它的事,就不和你多聊了,我先走了。我们法院见吧,对了,帮我给梓玥带句话,说我这些年从没有忘记过她。”

这充满挑衅的声音,让秦寒枭气得双手隐隐有些颤抖。他阴沉的坐在椅子上,没有理会这个嚣张的男人。

哐的一声,会议室的房门关上,陆遥嘴角满是得意的笑容,慢悠悠的离开。

站在门口的王珂和他笑着打完招呼,刚打开房门,便听到啪的一声,水杯被秦总用力的砸到了地上,玻璃碎裂一地。

他顿时打了一个哆嗦,站在门口,不敢走进去了。

秦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看来,他今天可能是活不下去了。

冰冷如阎王的声音悠悠响起,更如同瞬间抓住了王珂的脖颈一般,让他都不敢呼吸了。

“立刻给我查出来,是谁窃取了白梓玥的设计稿!”

“是,我、我这就去查。”

王珂一身冷汗,撒腿就跑,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差点因为慌张,脚下打结,被自己绊倒。

“今天所有人都给我停下手中的工作!将你们的电脑都打开,我要做清查,谁要是主动出来承认自己窃取公司文件,可以从轻发落。”

安静的办公室中瞬间响起一阵慌乱的声音,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王经理。

一群黑衣男人从门后走了进来,严肃的背着手,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是凝重。

“什么?咱们公司有人窃取机密了吗?是谁啊,竟然这么大的胆子,这人是不想混了吗?”

谁都知道秦总的权利有多大,公司的待遇一直都很好,多少人挤破了头都进不来。

所以能够进来的人,都十分珍惜这个机会。

别说是窃取公司机密了,就算是在背后说闲话,他们都是不敢的。

毕竟若是真的惹怒了秦寒枭,丢工作是小事,彻底的断了自己的前程,才是最恐怖的后果。

只要秦总一声令下,没有一家公司敢录取他们了。

所有人,都是一脸恐慌的互相对视,想要从身边的人眼中看出一些异样。

若是可以在这个时候找出那个内鬼,他们也算是大功一件,必然会有奖励。

王珂见没有人主动站出来承认,便下了最后的通牒,冷声开口,“你们都是公司里的老员工了,秦总是什么脾气,我也就不用说了,你们可能比我还要清楚。”

“但我还是要友善的提醒你们一句,秦总最痛恨的便是吃里扒外。想一想上一个背叛总裁的人是什么下场,你们自己心里掂量吧。”

见还是没有人主动承认,也没有人有古怪之处,王珂便对身后的黑衣人招了招手。

“先将所有人的电脑全部查一遍,然后每个人都进行一遍审讯。”

“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