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平凡的人(1 / 2)

加入书签

老螃蟹其实不叫“老螃蟹”,他原本也是有正经名字的——就是那种标注了y染色体、线粒体以及个体名的正式名字。

只不过,那个名字已经被他所舍弃了。

而之所以叫做老螃蟹,是因为他的这个义体。

按照当年救他命的那位无名侠客所介绍,旧世代有一种生物叫做“节肢动物”。它们外在的颚、牙等,其实是特化的“手脚”,是远古祖先的肢体所演化而来的。

而他身体下方那一对额外义手弹吉他的样子,很像是一只大螃蟹在咀嚼什么。

所以老螃蟹从此就叫这个名字了。

而在这之前,他还换过了两三个名字。对他来说,名字只是人生路上的一点标志。

这个名字还算是蛮有感情的。

在十多年前,老螃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喜欢听收音机。在这个时代,这可谓是一项低成本的娱乐了。只需要少量的金属箔、磁铁、金属线,就可以构建出一个接收天线。而网络上的“声音处理插件”其实也不难下载。

城里人总有机会蹭一些免费的网。这些网络或许会要求使用你义体的计划能力挖矿,或许会强化庇护者的监控能力,但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免费的。

而义体之间相互以wlan热点形式传输文件,限制其实不大。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开放了这个功能,所以官府想什么时候征用他人义体,就可以什么时候征用他人义体。

所以预处理插件也可以在线下流传。

在他的故乡,人们对广播并不热诚,但确实有一些爱好者。

人总归是有精神上的一点点需求的。对于有权接入网络的城市人来说,网上有丰富的资源可以娱乐自己。但是荒野聚居地却未必有条件建起自己的基站。

在那种地方,广播客自然就扮演了“满足他人精神需求”的角色。

老螃蟹顶喜欢唱歌的。在当了工人之后,他就攒了很久的收入,购买了一套还不错的声纹包。

而有空的时候,他就在网上搜索古老的歌谣。

再后来,他就变成了一个歌手。

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故。他的妻子和孩子先后死于工程事故。而那个时间点上,他已经完全义体化了。将神经细胞重新培养成配子细胞需要的价格不低。他也就没有了牵挂。

于是,老螃蟹就装上了儿子生活中用的手,到处去唱歌了。

这就是他成为广播客的过程。

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也没有太波澜壮阔。

基准人不需要多少食物。老螃蟹只需要每个白天都在背部展开太阳能板,就足够这个义体的消耗了。如果前往的聚居地允许他使用公共蓄电池,那么他还能存下很多。

至于糖分他蛋白质的补充,他也只需要在一个小镇每家每户唱一圈就行了,总归是有人愿意给他一口糖的。

基准人就是这样好养活。

他唱了一年多,遭遇了绿林。正巧附近有个侠客在听他的电台。侠客赌运气的搜索了一下,救下了他。

那个侠客交给了他内功与外功。这也不算是什么特别传奇的经历了。几乎所有的广播客都会表现出“倾向侠义”的立场,所以经常有侠客循着信号或是其他广播出去的联系方式找到广播客,教给他们一些外门内家的武学。

武祖创造赛博武学体系的时候,就强调了它极端重视“信息共享”的属性。

这依旧只是这个时代的小小故事,非常平凡。

老螃蟹终归没有成为那种“大侠”。他只是一个普通广播客,就好像这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

但是,与那个侠客交流的短暂日子里,老螃蟹得到了他认为“非凡”的故事。

一个关于“改变世界”的故事。

一个关于纯粹之人三度背叛世界、为了万众而高举反旗的故事。

人类的“心念”很多时候都建立在“故事”上的。比如古老的时代,人们就因为“善恶到头终有报”的故事,而建立起了古代的社会,建立了强调善性的共识。而在近古代,人类则普遍相信“付出努力就能得到对等回报”的公正故事,而建立了前现代的社会。

老螃蟹则知晓了武祖向山的故事。

他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人有可以那样生活。

那样纯粹,那样理想……

越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就越是觉得那样的人非凡。

老螃蟹开始想要成为一个侠客。

只是,他到底是有些老了,在没有还丹酶与生长激素调整的情况下,大脑神经网络的可开发程度有限。

好多年了,他都还用着这很工业风格的义体。他根本攒不起武者义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