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断绝关系(1 / 2)

加入书签

俏丽妩媚的脸上都是泪痕,本来雪□□嫩的脸,此刻满是苍白。

素来含笑温和的眸子,惊慌万分。

玖娘从未单独与一个陌生男子相处过。

她又惊又惧。

更觉得满心寒凉。

她发出这么大的尖叫声,爹、爷奶竟无一人过来看看,仿佛这些年的疼爱,都像是一场梦。

那么的不真切。

她看着赵诚,这个人是很高大,脸上黑黢黢,身上衣裳也有脏污,一身汗臭让人恶心作呕。

他似乎一点不怕她手里的剪刀。

玖娘心思转的飞快,立即将剪刀抵在自己脖子上。

“玖娘……”赵诚惊呼。

“你出去!”玖娘尖叫出声。

眼泪不停的滚落,从未像这一刻觉得绝望。

一个男人光天化日之下进了她的房间,她爹、爷奶竟不过来反对,并默许了他的行为。

这比二十两银子卖掉她还让她心寒。

“好,好,玖娘你把剪刀放下,我这就出去!”赵诚连忙出声。

他看见剪刀尖端已经刺入皮肤,血流出来,鲜红刺眼。

赶紧迈步出了屋子,站在门口看着玖娘。

赵诚犹豫片刻才说道,“玖娘,如今我们的婚事已成定局,你爹已经签了婚书。你也一只脚踏进我赵家门,而且我们的成亲的日子定在半月后十月初一,你也该准备准备!”

“……”

玖娘瞪大了眼睛。

这么快。

这么快……

她强撑着起身,走出屋子。

赵诚伸手想要扶她,玖娘冷冷淡淡看着那伸来的手。

都是伤口、老茧,指甲缝里都是脏污。

嫌弃是真的嫌弃,也怨恨他。

有二十两银子,买谁做媳妇不好,为什么偏偏是她?

“玖娘,我会对你好!”赵诚沉声保证道。

“我不需要!”玖娘说着,伸手推开他,朝堂屋走去。

堂屋里,笑声是那么的刺耳。

她看见了笑到合不拢嘴的爷奶,还有面上都是笑意的爹。

忽然间,她明白了。

她真的被卖给赵猎户了。

“玖娘!”骆大郎起身,走到门口。

见玖娘面色苍白,张了张嘴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爹,你知道赵猎户是什么个情况吗?他都三十多了,比你也小不了几岁,女儿都跟我一样大,还娶过三个媳妇,就为了二十两银子,你就把我卖了是不是?”玖娘沉声质问。

骆大郎没有说话。

骆婆子却开口了,“玖娘啊,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养了你十几年,没把你卖去给人做妾你还想如何?给赵诚做填房也不委屈你!”

“不委屈那就让小姑去嫁!”玖娘立即反驳。

骆婆子有个老来女,比玖娘大一岁,还在相看亲事。

“你,你……”骆婆子被堵的一口气上不来。

她家媚儿怎么可能给人做填房。

还赵诚这种粗人。

别说二十两,就是二百两她都不答应。

“看吧,你觉得的的好亲事,不给你自己的女儿,却把我往火坑里推,呵呵……”玖娘心中凉透了。

再次看向骆大郎,哀求道,“爹,把亲退了好不好,二十两银子我给你,你把亲事退了好不好?我不要嫁给赵猎户,我不要给人做继室,不要去做继母!”

“玖娘,爹不能答应!”骆大郎轻声。

他不信玖娘有二十两银子。

所以为了这二十两银子,他不可能退亲。

玖娘瞬间便明白了。

这个家,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待她。

所谓的好,都只是为了把她卖个好价钱。

“我娘说的对,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那怕这个人是你爹,为了银子也会毫不犹豫把你推入火坑。而你不配做我爹!”

没有爹明知道是火坑,还把女儿王火坑推。

“啪!”

巴掌声很响。

玖娘捂住了脸。

骆大郎看着自己的手,愣在原地。

赵家人、罗媒婆皆错愕不已。

赵诚什么人,赵家人知道,罗媒婆知道。说起来玖娘才十六岁,黄花大闺女,长得好看,又机灵能干,别说赵诚这种娶过三个媳妇的男人,就是秀才公也嫁的。

骆大郎确实是为了二十两银子把玖娘卖给了赵诚。

造孽……

赵诚上前将玖娘拉到身后,怒视骆大郎,“你怎么打人呢!”

这一巴掌倒是把玖娘打清醒了。

什么父女亲情,都抵不过那二十两银子。

她终于明白娘在临死前对她说的话,叫她保护好自己,不要太相信他人,对骆大郎要亲近可以,但不能太过于依赖。银子要看牢,不要被人一哄骗就拿出来。凡事要靠自己,对继母不要抱有敌对姿态,能相处就相处,不能相处也要以自己为先。

娘什么都给她想好了,就是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二十两银子卖掉。

她得离开。

走得远远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