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又见玖娘(1 / 2)

加入书签

赵老爹咳了咳,先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老妻,寻思片刻才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花十几两办酒席,是不是太过了些!”

庄户人家,一年花销有个一两银子买盐、酒、糖,布料都足足够了。赵诚给他们两老一年二两银子孝养,在整个桃花村那都是独一无二,惹得多少老头、老婆子羡慕嫉妒。

“就是,你爹说的没错,你这么花银子,等娶了媳妇往后怎么过?等以后有了孩子……”赵婆子苦口婆心劝,希望赵诚改变主意。

“娘,前头三个那个德行,我本没打算再娶妻的!”赵诚忽然开口,抬眸幽幽看着赵婆子。

成功让她后面的话说不出一个字。

赵婆子张了张嘴,慢慢吞吞坐回了椅子上。

三个媳妇都跟人私通,还跟人跑了,说起来真不是什么光鲜的事情。赵婆子恼恨自己识人不清,没能给儿子娶个好媳妇。

“那,那……”

赵婆子想再挣扎一下,最后唯余一声叹息,轻声问道,“那你手里还有多少银子?”

“百余两!”赵诚说了个零头的零头。

去边疆那些年,他也是从小兵卒做到副将,立过不少战功,也攻破过不少城池,攒下的金银珠宝不少。

只是那些东西,在府城、京城算不得什么。可在这小山村,随便一样都能引起震动。

“……”

“……”

老两口顿时不说话了。

就连门口的赵强,灶房出来的赵原氏都惊的目瞪口呆。

更别说躲在一边偷听的赵丽。

百余两银子,那得多少……

好一会,赵婆子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问,“那成亲后,你都交给玖娘管?”

“嗯,交给她管!”

不单单这些,府城存在钱庄的都交给她。

赵婆子自知劝不动儿子,扯了扯赵老爹衣袖。

赵老爹吸了口烟,吐出烟圈,烟雾弥漫,模糊了他的眼,“你想好了?”

“嗯!”赵诚点头。

“既然你想好了,就按照你自己想好的来办吧!”

赵老爹最终还是依了赵诚。

儿子有钱,成亲办的风光,他也有面子。

而且大孙子到了说亲的年纪。赵诚这么一办,说亲应该更容易些,也能说到更好的人家。

“多谢爹娘成全儿子!”赵诚起身作揖行礼,以示感激。

赵婆子顿时红了眼眶。

“娘是想你娶个好媳妇,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同样也心疼银子,这年头,赚钱不易。既然你决定了,娘定给你办的体体面面,赶紧的把银子拿来,我与你嫂子仔细商量商量!”

赵诚笑着应了句,“明儿就拿给娘!”

酒席的事情说妥,赵诚说起要收拾家的事情来。

赵婆子一听家里物件都要丢了,怒喝一声,“你敢,酒席的事情依了你,这家什物件再依你绝无可能。这会子天还早,让你大哥去后山砍竹子,你抗回家去。你爹去草垛子那边拿稻草,后日重新翻修屋顶。那些家什物件,我跟你大嫂重新给清洗一遍,能用的用着,不能用的再丢不迟!”

“……”赵诚沉默片刻,“也行,不过被子、褥子这些肯定是要买全新,杯碟碗筷也不能少。早前那些太脏了,指不定里面都是虱子!”

他在家日子不多,不是山里就是去镇上。赵蓉三姐妹邋遢,家里不拾整,自己屋子也收拾不干净。

赵婆子应了句。

问都没问赵蓉、赵月去了哪里。

她总觉得这三个孙女不是亲孙女,一点亲厚不起来。

赵原氏心思活络,办酒席的银子十五两肯定有多,暂时到不了她口袋里也没事,大儿要娶媳妇,届时不够,婆婆肯定会添补。

也决定以后要跟弟媳妇好好相处,嫁进来就管着二房百来两银子,啧啧啧,可羡慕死她了。

“阿嚏!”玖娘打了一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索性把窗户落下,起身整理包袱。

她没打算带太多东西。

两身换洗衣裳,五双布袜,一双鞋,三十几两银子。明日拿去交货的荷包。

看着屋子里的一切,玖娘很是不舍。

这些都是娘留给她的东西,她若是长久不归,肯定会被骆陈氏霸占去。

自由、割舍,一时间玖娘难以抉择。

外面传来骆婆子跟骆大郎抱怨的声音,“你也管管,做的饭菜连点油星子都没有,叫人怎么吃?”

骆大郎心情不好,没有理会老娘抱怨,朝玖娘紧闭的屋门看了一眼,心里越发难受。

玖娘已经好几天没有喊过他,也没有跟他说过话。一日三餐就去灶房舀点饭菜,一个人坐在屋檐小口小口吃着,也不上桌和家里人一道吃。

吃完烧水洗澡,然后洗衣裳晾晒,然后回屋子,再不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