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听话懂事(1 / 2)

加入书签

赵诚心里热的不行,喜滋滋的说了句,“玖娘,我来接你去镇上!”

玖娘看了赵诚一眼,转身回屋子拿包袱。

出屋子的时候,站在门口,回眸去看。

屋子收拾的干净整齐,处处都透着小女儿家的心思。以后她可能再也回不到这里,就算她能回来,一切都变了。

拿了锁把门锁好,收好钥匙。

玖娘看了一眼站在屋檐下的骆陈氏。

啜动了一下嘴唇。

骆陈氏嫁进来的时候,她已经九岁多,快十岁,娘才死三个月。

说不上恨,谈不上怨,她知道爹再娶是必然。娘让她不要恨,不要怨,过好日子,做最好的玖娘就行。

骆陈氏掐尖好强,不过她玖娘也不是蠢的,没有吃过亏不说,还能压制住骆陈氏。

她以为会疼她一辈子的爹,却在中途狠狠的给她一刀,直刺心窝子。

看着那个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男人,才短短几日,他面容有些许苍老,还有几分憔悴。

若是以往,玖娘会心疼,把家里操持的顺顺当当,不让他操心。但是此刻,她的心竟格外平静,没有起丝毫波澜。

玖娘扭头朝外面走去。

走的毅然决绝。

赵诚连忙跟上,屁颠屁颠的样子像个幸福的小跟班。

玖娘上马车的时候,赵诚想伸手扶一下,不过玖娘没给他机会,自己爬了上去,利索的很。

赵诚尴尬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坐上马车驭位,拉了马缰绳,“玖娘你坐好,咱们出发了!”

手轻微用力,马缰绳打了一下马,马儿便跑了起来,不快不慢,坐在马车内没有丝毫颠簸。

赵诚驾驶马车来的时候有人瞧见,玖娘上马车的时候也有人看见,很快骆家村就传开了。

“赵诚肯定是喜欢玖娘的!”

“那不是废话,不喜欢能出二十两银子做聘礼?能驾驶马车来接人!”

“就是不知道接哪儿去?”

“还能去哪儿,去镇上买东西呗!”

“你们说赵诚他打媳妇,会不会打玖娘呀?”

“……”

这可真是问倒不少人。

玖娘长得好看,骆家村不少人都偷偷喜欢,但没人敢上门去提亲,觉得自己配不上。

再一个也清楚,自己家什么情况,骆大郎不会答应把玖娘许配给自己。

只不过如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更恼恨自己为什么赚不上大钱,与自己喜欢的玖娘擦肩而过。

马车往镇上去的时候,玖娘坐在马车内,紧紧拽住包袱,看了一眼赵诚宽大的肩背,肌肉硬邦邦的,撑着有些脏污的衣裳,真应了那句虎背熊腰。

再想到弱小无助的自己,悲从心来。

这样子一个男人,真嫁他,他出手打她,她还有活命的机会?

挪开目光,看向别的地方。

赵诚却满心欢喜,嘴角翘着,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好几次想开口跟玖娘说话,只是话到嘴边,他又觉得不好。不能这么说,万一惹恼玖娘怎么办?

思来想去才问了句,“玖娘你吃早饭了吗?”

赵诚一开口,玖娘就吓了一跳。

支支吾吾好一会才说道,“没呢!”

“镇上有个馄饨摊子,馄饨可好吃了,一会我带你去吃!”

“……”

玖娘没有应声。

赵诚回眸看了玖娘一眼,见她面色发白,没有丝毫娇羞姿态,眸中都是害怕,心里颇不是滋味。

快速扭开头闷声道,“玖娘,我会对你好的!”

“……”

玖娘抿唇不语。

她很想强硬的说我不要,也不稀罕。

但她怕赵诚。

怕惹恼了他,他一巴掌就能把她拍死。

玖娘不说话,赵诚便说起山里打猎的事情,什么时候猎到头野猪,什么时候猎到了熊瞎子。

他自认是丰功伟绩,但停在玖娘耳朵里,除了血腥,对赵诚更忌惮。

更害怕。

也更加坚定逃跑的心思。

到了镇上,行人并不多,酒楼茶馆生意寥寥。

因为今日既不是赶集,也没有什么庙会之类,秋收后家里要做的事情也很多,若非必要没人会来。

赵诚带着玖娘到了馄饨摊子,喜滋滋道,“玖娘,我们到了!”

伸手要扶玖娘下马车。

玖娘瑟缩了一下,紧张到汗毛竖起,结结巴巴说了句,“不用,我自己来!”

跳下马车,玖娘犹豫片刻,还是把包袱放在了马车内。

赵诚看着自己的手,慢慢握拳,垂放到身侧,讨好笑了笑,“那咱们过去坐吧!”

又对掌柜吆喝道,“要三碗馄饨,小菜都来一份!”

“……”玖娘默默不做声。

馄饨摊掌柜看着赵诚笑,应了声,“得嘞,你们先坐!”

赵诚是这馄饨摊子的常客,虽是个猎户,但手里有点钱,吃馄饨从不赊欠,胃口还大,一次要吃四碗才算饱。

今儿带了个姑娘来,竟只点三碗,是怕自己吃的太多,吓着这位漂亮的姑娘么?

赵诚还真是这么想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