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处处示好(1 / 2)

加入书签

玖娘想着,她若是大手大脚花钱,赵诚定会心生嫌弃,但是她千算万算没想到,赵诚比她还会花用银子。

赵诚带着玖娘到了照乾县最好的布庄,站在布庄门口,看着那高大阔气的匾额、门窗,以及进出的打扮富丽的客人。玖娘紧紧捏住包袱,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玖娘,走呀!”赵诚唤了一声。

伸手想扶住玖娘的手臂。

玖娘立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赵诚的触碰。

紧张防备的看着他,低低出声,“我自己走!”

“好,那咱们走吧!”赵诚失望的收回手。

心里暗暗想着,要到何时才能名正言顺的去牵玖娘的手,而她又不拒绝。亦或者是她主动伸手要他牵着……

满腔的心思,待进了布庄,掌柜过来问好后,询问要看什么布料?

赵诚看了一眼玖娘身上穿着。

洗的干干净净有些泛白的蓝色滚边衣裳、裤子,她在领子、袖口、裤脚上绣了小朵小朵的花,瞧着倒是格外好看。

绣花鞋干干净净,有些旧。

和所有乡下姑娘一样。唯一不同她爱干净,把自己收拾的妥妥帖帖,浑身上下还有股淡淡的香,勾的人心痒难耐。

赵诚忽然间便做了决定,一会多给玖娘买布料,让她多做衣裳,以后不说天天穿新衣裳,但总要比在骆家时过的好。

“给我媳……”赵诚吞下了妇字,换了说辞,“我要看看,颜色亮些,适合小媳妇穿的细棉布!”

赵诚直勾勾的看着玖娘。

玖娘顿时面红耳赤,挽着包袱看向一边。

掌柜顿时明白。

这是要成亲了,带着未婚妻过来选布料。

看两人穿着,也就普通老百姓,但赵诚又是驾驶马车过来,想来家里应该有点钱。

热情道,“那这边来看看,新染碎花布料!”

赵诚看向玖娘,“玖娘,我帮你拿包袱,你看看喜欢什么花色,咱们买些回去,你以后好做衣裳!”

“不,不用了,我自己拿着吧!”玖娘连忙拒绝。

这包袱里可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怎么可能给赵诚拿。

“那你选布料!”

“你,你选吧!”玖娘轻声。

第一次进这么阔气的布庄,她站立难安,尤其是要赵诚花银子。而她都准备逃跑,赵诚注定空欢喜一场。

只求他小气些,少选几样。

转身走到一边坐下,伙计上了茶水,玖娘端茶杯的手都在发抖,浑身冷冷的有些难受。

赵诚见状,索性自己去选看布料。

但玖娘想错了。

便是掌柜也想岔了。

赵诚见到那些碎花布料,觉得都好看,玖娘做了衣裳,穿在身上更好看。每一样都要三十尺,让掌柜赶紧裁剪。

又选了针线篮子,里面有剪刀,短尺,顶针,数百枚大小不一样的针,几十种颜色的线,一个一个线团,一起装在篮子里。

赵诚觉得玖娘肯定会喜欢,也要了。

又选了六七种素色的细棉布。

“这些都要十尺!”赵诚说着,看向掌柜又问,“适合我穿的布料有那些?”

想到以后身上穿的衣裳都是玖娘亲手缝制,赵诚热乎乎的,觉得舒服极了。

“有的,小哥这边看看!”

适合男子穿的布料也很多,不过比不得女子鲜嫩,相反比较沉重些。

“一样颜色来十尺!”赵诚又靠近掌柜,“适合女子做贴身衣裳的布料,顶好的那种给我裁剪十尺。还有上等缎布,各色都给我来几尺,放在最下面,莫要让我媳妇看见了,她害羞!”

“懂,懂!”

女子私密的东西,自然不能随意让人看见。

“丝绵有吗?”赵诚又问。

“有的,就是不多了!”

“都要了!”

掌柜诧异极了。

这哪里是家里有点钱,这分明就是地主家的憨包少爷,第一次进县城买东西。

赵诚看着那通往二楼的楼梯。

微微抿了抿唇。

他知道,楼上的布料更好,玖娘做了衣裳穿着更好看,但是以目前来说,他不能买,就算买了,玖娘也不会穿。

像绸缎这些,平民百姓不能穿。

等和玖娘有感情了,他也该想想,为玖娘挣个诰命,让她做官夫人。

而不是赵太太,低人一等。见着人都要屈膝哈腰,小意讨好。一想到那种可能,赵诚就觉得头皮发麻,心口微微的酸涩,他舍不得!

“掌柜,你这儿成亲的喜服有么?”

掌柜看着赵诚好一会才说道,“有的有的,凤冠、盖头都有,要去楼上看看么?”

“嗯,看看!”赵诚应声。

走到玖娘身边,见玖娘面色十分不好,浑身都微微发着抖。

赵诚抿了抿唇,佯装自己没有瞧见。

“玖娘,这布庄有喜服,咱们去看看可好?”

“……”玖娘闻言,惊的身子一颤抖,抬眸惊慌的看着赵诚,“我,我……”

“玖娘,你怎么了?”赵诚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