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互定终身(1 / 2)

加入书签

晓庄闻言,嘿嘿一笑,“知道了!”跑的飞快。

赵诚十分满意兄弟听话。

扭头看向玖娘,张嘴要哄玖娘,玖娘却一个劲的流泪。

“玖娘……”赵诚慌了。

连忙放低了声哄道,“我知道药苦,你吞不下去,可良药苦口,你先前受了惊吓,大夫说需要喝些安神的药。一会再让晓庄去给你买点蜜饯好么?吃了药再吃蜜饯就不苦了!”

玖娘也不说话,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她怕苦是真的。

但那是早些年,娘还在的时候,她生病不愿吃药,娘就会温声细语的哄她,还准备了蜜饯。

后来娘没了,她也病过两次,身边再没有娘温声细语,也没有了蜜饯、饴糖。再后来她就不敢生病了,因为没有人会记得她怕苦。

但是今日,赵诚竟让人给她去拿糖。

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赵诚刚要抬手给玖娘擦泪,玖娘却把头靠在他胸前,哭的一抽一抽的。

哽咽道,“我,我只是想起我娘!”

若是我娘还在,哪里会允许我爹卖了我。

会允许你强娶我。

可是她没有娘了,只能靠着小聪明,取悦讨好赵诚,希冀着以后日子好过些。

不要惹恼了他挨打。

玖娘见过村里调皮孩子被大人打,很惨很惨的。

赵诚闻言,心里颇不是滋味。

酸酸涩涩的有些疼。

伸手轻轻拍拍玖娘的背,“等改日,我陪你去给你娘上香,或者请道士先生给她做场法事,要不去寺院给她点一盏长明灯吧!”

“可以吗?”玖娘抬眸看着赵诚。

湿漉漉的眼眸里,第一次看赵诚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少了小心翼翼,卑微可怜。

多了点说不出意味的东西,但赵诚喜欢这种感觉。

连连点头。

玖娘心里是欢喜的。

这个世上,能记得娘的人怕也只有她一个了。

她一直想为娘做点什么,但除了每年清明的纸钱,她什么都做不了。不敢做也不能做。

她也知道,若是她逃跑成功,娘留给她的那些东西,很快一样都保不住。

逃跑,不去想了。

既然决定了跟赵诚过日子,那些不该有的念想,就不要有了。

“当然可以,来把药先喝了!”

赵诚这么说,玖娘知道,就算是毒药,她都得吞下去,

就着赵诚端着药碗,玖娘一口一口的吞,吞一口整个人都苦的瑟缩。

一碗药下去,晓庄拿了糖过来。

“哥,哥来了!”

赵诚起身去拿了糖,喂到玖娘嘴边。

“……”

玖娘犹豫片刻,张嘴轻轻含了糖。

入口的甜,驱散了满口的苦涩,人也渐渐的好受起来。

赵诚瞧着微微一笑,有几分温柔。转身却对晓庄凶巴巴道,“去买点蜜饯回来!”

“……”晓庄有瞬间的震愣。

眨了眨眼睛,又噗嗤笑着应声,飞快跑走。

元氏端了粥过来,也没进屋子,赵诚去接了转身回炕边,一口一口喂玖娘吃。

“……”

玖娘想自己来,赵诚一本正经道,“我喂你吧,你先前受到惊吓,手脚都软着,怎么端得住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