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前尘往事(1 / 2)

加入书签

娶第一个媳妇的时候年纪还小,他也冲动过。一碰到褚氏,褚氏就喊疼,不愿意给他碰。

第二个媳妇时年纪也不大,到底知道女子第一次会疼,想着轻着些,但韩氏极少让他上炕。

第三个媳妇刘氏,洞房花烛夜也没让他上炕,毫不掩饰的嫌弃。嫌弃他打猎身上脏污、血腥。

欢愉滋味虽好,但媳妇不给碰,他也只能忍着,直到后来刘氏跟她表哥私通,他把那奸夫揍了一顿,刘氏怕他,连夜就跟人跑了。

他收拾包袱,说是去寻人,结果是去参军。到了边疆,一起的士兵说起军妓,大家说的热火朝天,他也跟着去了。

一次后他就不乐意再去,觉得脏。也总觉得不得劲。

后来立了战功,从小兵卒到副将到将军,也有人送年轻貌美的小娘子,他也收用过两个,冬天暖暖床,宠了一阵子,还是觉得不得劲,便转手赏给了属下。

他一直有些迷茫,便去找军师储林若谈心。

储林若是他见过最干净最不一样最聪明的男人,从不去找军妓,身边也没有女子暖床,就连伺候都是小厮。将士们说荤话的时候,他依旧镇定自若,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

那日储林若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他都答不上来。

储林若笑他空有一身蛮力,却是个不开窍的莽夫。

对那些女子不得劲那是因为不喜,不爱,若真喜爱上一个女子,她一举一动,都会让他心跳紊乱、气息不稳,化身为禽兽。却又舍不得她伤,舍不得她悲,又想看她被自己欺负哭的娇弱样,尤其是在炕上……

放在心里的人别说转手送人、与人共享,就连别人多看她两样都怒火中烧,也容不得别人对她好,不单单想要她的身子,还想要她的心。

更叮嘱他没事别去找军妓,身边暖床的不喜也别留了。因为人这一生,总会遇上一个人,让你惦记到心尖尖疼。想到时有喜有忧,喜这一生能遇上她,忧是她会不会嫌弃自己历尽千帆,根本不是她心里想要的模样。

那日在山涧偷看玖娘溪涧戏水,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背,若不是理智还在,他都会冲上去,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

起了邪念的时候,还不见玖娘的面容,直到看清楚她容貌,他便知道,是她了。

储林若说的那个人,就是玖娘了。

鬼使神差跟了玖娘一路,然后开始打听她的消息,得知她未定下亲事,亲娘早逝,继母与她并不和睦。

他立即想到了法子,以极快的速度定下了这门亲事。

他到底还是贪心的。

不单单想要玖娘的身子,还想要她的心……

玖娘收拾好床铺,又整理了衣裳,把头发也顺了一下,走出屋子,见赵诚拎着蜜饯在屋檐下发呆。

玖娘轻轻喊了一声,“赵诚?”

她声音清脆甜美,轻柔间好似汗了情。

赵诚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看着玖娘笑。

讨好道,“好了?”

“嗯,咱们走吧!”玖娘温声,偷偷看了赵诚一眼。

见他黑黢黢的脸上都有了汗水。

微微蹙眉。

他热吗?

见方振奇、元氏站在客院外,扯了扯赵诚袖子,问道,“他们是夫妻吗?”

“嗯?”赵诚不解,看了看玖娘,又顺着她的视线看见了方振奇、元氏,恍然大悟,“是夫妻!”

“有孩子吗?”

“有的,大的那个都四岁多了,小的那个一岁多!”

玖娘略微寻思后道,“一会把蜜饯给他们吧,咱们过来,打搅了!”

玖娘做事细致,又面面俱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