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大手大脚(2(1 / 2)

加入书签

妇人连连应声。

赵诚先玖娘一步,拿了她的包袱往楼下走。

玖娘站在原地,愣了愣,连忙跟上去。眼睛却盯着赵诚手里的包袱,生怕他给弄丢了。

到了一楼大厅,赵诚把包袱递给玖娘。

玖娘又是意外。

赶紧伸手接过包袱抱在怀里,捏到硬邦邦的荷包,玖娘才松了口气。

赵诚到柜台去付银子,他人长得高大,和掌柜说话声音又轻,便是玖娘竖起耳朵听,都没有听清楚到底多少银子。

就是付银子的时候,他也十分随意,还回眸看着玖娘笑了笑。

“?”玖娘疑惑,却连忙扭开头。

总觉得赵诚这笑,想表达的意味太多。脸也莫名红了些,耳根子都烫了。

赵诚付了银子,把用红布抱着的镜子塞到怀中,那厢已经有人抬着箱子下来。

箱子里装了玖娘试过的喜服、霞帔、盖头、凤冠、绣鞋。还有买下的银钗、银手镯、耳坠和胭脂水粉。

玖娘看着那箱子,由远而近,又从她身边抬出去,她眨了眨眼睛,抱着包袱跟了出去,站在布庄屋檐下。

曾经不敢想不敢奢求的,这个男人却笑意盈盈,大手一挥买给了她。

赵诚正招呼人把箱子放进去,本来马车就装的满满当当,这箱子只能放在门口位置,余下可以坐一个人位置。

赵诚跟人笑着,摸了几个铜板丢过去,搬东西的伙计笑眯眯接了,随即欢喜的一个劲道谢。

玖娘不知道赵诚给了多少,但看伙计这高兴的样子,应该是几百文。

一个馒头一文钱,包子才二文钱,她早前去镇上都没有买过。也不是舍不得,就是觉得不划算,镇上包子、馒头还没她做的好吃。

看赵诚给伙计钱,玖娘没有觉得难受,也没有觉得愤恨,更没有想过往后管这事。

赵诚他自己能赚钱,他给伙计赏钱,定有他自己的深意在。

至少肉眼可见,两个伙计热情了很多,说话也更恭敬了。

而且银子是赵诚赚的,他要怎么花用她管不着,也管不了。就算成亲后也是一样,他不肯给她,她闹也没用。

人要懂得知足。

赵诚见玖娘站在屋檐下,神思恍惚,微微挑眉,“玖娘?”

玖娘回神,“嗯”了一声,走到马车边。

朝马车内看了一眼,真的是满满当当,倒是可以坐在箱子上,但箱子里是她的嫁衣,她可不愿意坐上头去。

“玖娘委屈些,坐驭位如何?”赵诚小声问。

若是玖娘不愿意,他就请人把东西拉回去。

“可以的!”玖娘轻声。

这一点不委屈。

有马车坐已经很好了,早前去镇山,她都是跟几个小姐妹一块走路,从郁家村到镇上,再回来,两条腿都会酸痛好几天。

只是当造成拿了她的包袱丢马车里,掐着她的腰放在驭位边,两个伙计笑出声时,玖娘涨的俏脸通红。

垂着头不敢看人。

心里又羞又怒,又有点别样情绪,心仿佛要从心腔跳出来。

赵诚笑容满面,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一屁股坐在玖娘边,一股子热气、汗味传来,玖娘十分不适,想要挪动身子,赵诚却伸手扣住了她的腰。

在她耳边哑声,“别乱动,一会掉下去了!”

耳朵边气息灼热,玖娘瞬间便僵直了身子,面红耳赤去扭头去瞪赵诚。

赵诚的唇从她脸上擦过。

玖娘感觉到他不仅仅是唇,还有他的舌……

滚烫烫,火辣辣。

玖娘吓的一抖。

身子颤的几乎跳起来,若不是赵诚揽着她的腰,她真的要从马车上掉下去了。

脑子里又想起酒楼那个吻。

霸道热烈。

攻城略地。

“你你你……”玖娘结巴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