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游园惊梦(1 / 2)

加入书签

灯罩薄如蝉翼,上面细细绣着西子浣纱,端是精美。

罩中烛火摇曳,不时还有哔啵轻响。

这烛灯,便是摆在南寿的书桌上的那盏。

书房不在起居院子,反而紧挨着府中的大花园,也是原版南寿以前被他老子成天念叨要多来坐坐的地方。

但原版明显不怎么喜欢花花草草,更是对书本深恶痛绝,一年也来不到三五回。

反而是现在的南寿,每晚都习惯来坐会儿,随手翻看些感兴趣的东西,也帮着了解这个世界。

虽然直到魏晋都与原时空没区别,但如今的大楚他的确没听说嘛,知道多些总是好的。

此时的南寿的就端坐在桌边,持书品书的姿态都与以前一样,只是...书房里已经许久没有响起书页翻动声了。

“...唉~”长长的一声轻叹之后,他干脆将书册合起,轻摆回桌上。

读书是读不下去了,完全没法静心啊...

不知怎么,总觉得胸怀间有股热气在转来转去...那过期药怎么怎么厉害?都熬到半夜了还有药性呢?

回房休息?他现在是不敢的,有点觉得无从面对那个丫头。

而且想起那臭孩子回头的格机一笑...喵的,这年代的小娘真都早熟咩?

可南寿此刻又不敢多悄骂她,想着想着,就想到她的雪白皮肤了,就想到耳房那薄薄的挂帘了...

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提醒自己万万不可做禽兽之后,南寿干脆也不在书房硬耗了,站起身,单手持起那烛台,便往屋外走。

府中的花园与书房只隔了一道墙,有小小角门贯通着,他这便是往那花园去,想借草木灵气,涤一涤这胸腹间的蠢动烦恼。

这倒也不是他装正人君子。

南寿甚至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但毕竟经历多了嘛,要为了一夕之欢,便去影响到萌丫头以后的人生,这种事情,他是觉不肯干的。

而且他的确对纯情小娘不怎么感冒,根本没难度,没挑战啊。

就是喜欢轻熟娘,段位高的,见过世面的。婊里婊气,知情识趣,这样两人才有互动嘛。

对战天元般的彼此试探,干柴烈火般的精彩纠缠,哪怕最后分开,也能安然享受跟对方在一起时的美丽回忆。

到了南寿这个段位,虽然也风流,但追求的已经是灵肉双重的棋逢对手了,而不是那一哆嗦,或者天长地久的空洞承诺。

。。。。。。。。。

南府占地不小,这花园自然也小不了。

从角门一转出来,便是错落有致的郁郁葱葱,甚至还有池子足泛莲舟。

时代终究还是摆在这儿的。虽然这大园子也坐落在姑苏城,可比起以后那些成熟的名园,还是有不少差距。

粉墙竹影雨打芭蕉的一步一景还做不到,连亭台楼阁轩榭也不周全...但,已经够美了。

至少在这大楚,该已是第一等的~

南寿一手持烛,一手背在身后,信步延着游廊慢慢踱步。

时值五月,正是群芳争艳眼的时节,哪怕只借月光,都不易错过那远远近近的锦簇轮廓。

再用烛光一引,眼前缤纷便多了层次,云淡风轻里,别是一番味道。

可南寿走着走着,眉头却皱得更深了...

这过期药...还真的厉害啊...

终于,他深吸一口气,转头望月朗声开腔: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顿了顿,他声音又抬高三分: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