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 / 2)

加入书签

缘杏今年七岁。

比她大三四岁这个年纪,是很微妙的。

既不会年长到直接划出同辈范围,让人产生距离感,又因为“稍微大一点”而足以令人向往。

小孩子对同龄人相貌的感觉,和对成人相貌的感觉,也不一样。

就像师父长得再美也是师父,不会因为师父长得貌美,就尝试去与他交朋友。

但师兄就不同了。

北海女君之前说,公子羽在北海一众神仙中评价甚高,是个胸怀明月、谦逊高洁之人。

而在缘杏看来,羽师兄何止是胸怀明月,他根本就是明月化形,说是北天君直接从天上摘下来的,缘杏也未必不会信。

见到羽师兄本人,缘杏立刻就明白了,为何羽师兄身份似有问题,师父仍会将他收作大弟子,还会大费心机,为他遮掩。

而少年看到缘杏,似乎也微微一滞。

北天君则对少年说:“这是你杏师妹,排行第三,昨日刚入的师门。还有一个煈师弟,等下回玉树阁,你就能见到了。”

少年从容地微笑道:“好,我知道了。今后,我会好好与师弟师妹相处。”

北天君浅笑:“我对你是最放心的。”

说到这里,北天君停顿了一下。

“以前我门下只有你一个实际的弟子,多年前定下的门规也形同虚设,但如今,师弟师妹都拜师进了门,要与你朝夕相处,和以前不同了。你终究是大师兄,得多担待注意一些。”

“好。”

“其实杏儿比较乖巧,但还有一个煈儿,棱角太过分明,锋芒毕露,你可能要多多引导。”

“师父不必担忧,我会妥善处理。如有困难之处,再来询问师父。”

公子羽的答案实在无可挑剔。

北天君的华容禁不住带上三分笑意,悦然道:“有你在,实在让我轻松不少。”

公子羽谦逊地受了夸奖。

但这时,他注意到缘杏还在看他,又侧过头,面露疑惑的神情。

“——师妹?”

迎上师兄不解的神情,缘杏慌忙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盯着羽师兄一个劲儿地看,看得太久了。

缘杏张皇失措地低下头,小小的脸蛋浮上三分难为情的微红,故作镇定地解释道:“对、对不起,我是第一次见师兄……”

“你是对我的琴感兴趣吧?”

公子羽思索了一瞬,便是了悟。

他摸了摸自己身侧的琴匣,向缘杏介绍道:“这是七弦仙琴,是我的法器,所以随身携带。我叫它琢音……不过给琴起名字,你或许会觉得奇怪吧?”

“没有……”

听到羽师兄的琴有名字时,缘杏也怔了下。

但既然是有感情的法器,其实也算正常。

那个琴匣花纹精致,无声无息,安静地躺在公子羽手边。

而缘杏还悄悄望着师兄。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羽师兄含笑望她,温文尔雅。

这时,北天君道:“对了,杏杏,我叫你过来,是因为你家里来了信。”

北天君拿起他放在桌上的一封信函,递给缘杏。

缘杏昨日才到北天,今日家里的信就来了。

缘杏思念爹娘,得知是家里来的信,回过神,当即欣喜的接过。

北天君见她欢喜的样子,勾唇笑了下,挥挥袖道:“好了,你回去吧。日后有信,就是由柳叶给你了,你若是想往外寄,也交给柳叶。”

缘杏再无暇顾及其他,向师父道了谢,就捧了信离开。

不过她转身后,公子羽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她的背影上,好像在想些什么。

而等缘杏离开,北天君又开了口:“羽儿,明日,你这两个师弟师妹第一回随我修炼,我打算看看他们的能耐,你也一起过来看看。”

公子羽收回视线,微笑应允:“好。”

与师父聊完,公子羽也背着琴匣回到玉树阁。

他在路上没有碰到人。

等回到自己居住的顶楼后,公子羽放下琴匣,说:“那位杏师妹,看着有些眼熟。”

琴匣里传出一个幼嫩的声音,清清脆脆,像是几岁大的孩童:“你也这么觉得?”

公子羽侧目看向琴匣:“你还有印象吗?”

“没有了。纵使见过,应该也有不少时间了吧。”

公子羽皱起眉头。

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垂眸:“罢了,若是有缘,日后总会忆起。”

……

此时,缘杏捧着信,欣喜地回到玉池楼。

北天君给她的信封是封死的,信封前前后后都是空白,看不出何处寄来,这大约也是因为北天君的门规。

缘杏将信封拆开,里面才是爹娘寄给她的信。

吾女缘杏:

至北天境已有一日,不知是否安好?

吾女初次离家,吾心难安,彻夜辗转,甚是思念。

既期学成,又盼早归,父母之心难两全。

愿杏儿早传家信,以安父母之心。

信上是娘亲的笔迹,缘杏估计是爹娘一起写的,只是爹爹相对内敛,这才由娘亲执笔。

出门在外,缘杏心底里也害怕,如今看到娘亲的字迹,忽然安心不少。

缘杏连忙铺纸研墨,开始写回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