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使(1 / 1)

加入书签

“我就送到这里了,回去后按我刚刚说的将符纸贴在门上,然后将护身符戴好就行了。”

极乐将贾梦竹和苏凝清送到门口,临别前看着贾梦竹又嘱咐了一句:“既然你说你没有害过墨婉苏,那么便不用太过于担心了,这里面估计有什么误会,你就放心交给我们处理好了。”

在得到极乐的承诺后,贾梦竹的神情有些紧张,但好在有苏凝清安慰她,悬着的心这才稍微放松了些,客套地道别后便与苏凝清离开了。

在道别后,极乐并没有立刻回店,而是站在原地直到彻底看不见二人的身影后,才转身回到了店中。

见极乐回来了,靠在柜子上的狰问道:“送走了?”

极乐点点头,反问道:“你怎么看?”

“你心中不是有答案了吗?”狰笑道:“还问我?”

“这贾梦竹估计有问题。”极乐端着茶杯指着沙发上坐的笔直的白小白对狰说:“行了,解开吧,听她说说女主角。”

白小白从极乐进来就一直瞪着她,自己刚想询问贾梦竹婉苏的事情究竟怎么回事,就在出来一刻被狰一个定身术给定住了。她全身动弹不得不说,也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极乐给贾梦竹说着她脑子有问题。

当然白小白不是没试过自救,但自己的道行的确没有狰高,她几乎把老板书里写的方法都用了,每次都觉得快成功的时候,被狰一个眼神瞪得放弃了,没办法,她最后只能目送极乐将贾梦竹送出了古董店。

得了命令,狰走到白小白身边敲了她脑门一下,白小白本来僵直的身体瞬间舒畅了,在确定自己能活动了后,她立马对极乐吼道:“干嘛把我定住!”

“不定住你,难道让你和客人吵架吗?”极乐不想和白小白吵架,而是直接进入主题:“你和墨婉苏是怎么认识的?”

见极乐表情严肃,白小白便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解释起了她和墨婉苏的关系:“我和婉苏是大学同学,她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

墨婉苏,人与其名:温婉动人,槁苏暍醒。

她就像一道清泉一样,给在濒死边缘的白小白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白小白和墨婉苏相识于她人生中最黑暗的那段时间,父母去世,阴瞳加重,导致同学们的指指点点,亲戚们的闲言碎语,都深深的伤害这白小白,而且为了不让哥哥和外婆担心,她还要在装作没事一样,但越是淡定,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和谩骂就传的越夸张。

那段时间,白小白每天都是一个人,原来的‘朋友们’都因为谣言而纷纷远离她了,有些甚至加入了传谣者,用自身的经历来说明白小白的‘可怕’。

人的承受能力就像橡皮筋一样,如果一直都是紧绷的状态,那么总有一天它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坏掉。

白小白就是这样,终于她受不了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这一切是否都是她的错,如果她不在了,世界是不是就美好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白小白决定在一个有星星的夜里,来到废校区决定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天,白小白画了一个好看的妆,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悄悄地避过保安来到了废校区的天台上。

她站在天台边缘,望着脚下深不见底的黑暗,一时间她有些恍惚:到底要不要跳下去?

自己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白小白,回来吧,你不想死,你想活下去。”

但脑子里有个声音又提醒她:“白小白,你不觉得你活着是个负担吗?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你就是个废物,没了你大家都会过得很幸福。”

心底说:“世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都没有见过,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去呢?活下去白小白,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脑子说:“世上的美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活着太累了,你现在只要往前一步,你就可以解脱了。”

就在心底和脑子你一句我一句争论着的时候,白小白忽然感受有个东西在拽自己的裙角,她回头一看,发现是个漂亮姑娘。

漂亮姑娘紧紧地拽着白小白的裙角,脸上却充满笑容:“同学,你站得累了吧?要不下来坐坐,我这边有好吃的,你要吃点吗?”

面对突然出现的漂亮姑娘,白小白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漂亮姑娘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失笑道:“你真可爱。”

你真可爱。

这四个字像是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了白小白封闭已久的心,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有人夸她了?一个月?三个月?半年?甚至更久。

白小白不知道此刻的她早已经泪流满面,漂亮姑娘看着妆都哭花了的白小白,温柔地用袖子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痕,然后伸出手邀请道:“来吧,吃点东西,我带的东西可好吃了。”

面对漂亮姑娘的邀请,白小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大脑告诉自己要拒绝,但自己却不受控制地握住了那只手。

漂亮姑娘见白小白握住了自己的手,便开心地拉着她下了楼。

楼梯很黑,但白小白却一点都不觉害怕,黑暗虽然短暂地剥夺了她的视线,但手中传来的温暖却像一股暖流一般融化了白小白被冰封许久的内心。

一路上,漂亮女孩都在讲话,从她的话中,白小白知道了漂亮女孩叫墨婉苏,和白小白同济不过是文学系的,今天是来这里找灵感的。

墨婉苏一直紧紧地牵着白小白,期间还不忘提醒她小心脚下。

在踏出废楼的那一刻,月光洒在两人身上,白小白看到墨婉苏转身的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天使,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了,抱住墨婉苏便哭了起来。

面对白小白突然的举动,墨婉苏也不恼,她轻轻地拍着白小白的背,安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放心吧,我会在你身边的。”

白小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她知道一定超过一个小时了,她哭得累了才缓缓的松开了墨婉苏,抽泣的说道:“谢谢你,我...我叫白小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