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不是同类(1 / 2)

加入书签

“对不起!我们并不一样!”刺出了这致命一剑的恶魔仆从军的士兵,正是之前打磨自己长剑的那个恶魔。

他觉得为强者作战才是恶魔存在的意义,他认为既然爱兰希尔帝国比魔法本源强大,那魔法本源就应该被淘汰。

这正是魔法本源之前灌输给这些恶魔的思想:入侵别人并不是可耻的,毁灭本身也并不是什么残忍的选择。

魔法本源尽可能的让这些恶魔接受了弱肉强食的绝对思想,让这些恶魔以强者为尊,让他们按照丛林法则残酷的生存下去。

屠杀其他的种族,诱惑那些堕落的叛徒,这些事情在魔法本源教给魔族的教义中,其实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这些恶魔才最终蜕变成了今天这幅模样。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言传身教,之前恶魔的扩张,才这样的无往不利,才这样的摧枯拉朽。

只可惜,针对魔法大陆的入侵,恶魔战败了。魔法本源的那一套优胜劣汰的说辞,也就立即变得破绽百出起来。

原本战无不胜的神话破灭了,魔法本源是神,是世界的主宰这种鬼话,也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许多恶魔只是动摇了自己的信仰,可也有许多恶魔,把自己的信仰延续了下来。

你魔法本源不是说最强的才是值得追随的么?那追随人类帝国爱兰希尔,显然更合理一些不是么?

你魔法本源不是说只有胜利才是高尚的,失败就是原罪么?那跟着高尚的爱兰希尔,总要好过失败的魔法本源吧?

“怎么……怎么可能不一样……”被一剑刺穿了肚子的恶魔溃兵军官知道自己完了,踉跄着后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呢喃着问道。

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些看起来远不如他勇猛的恶魔士兵,竟然可以在盔甲和盾牌的保护下,迸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这些仆从军的士兵干净利落的出剑,其实蕴含了许多精妙的冷兵器格斗技巧。

已经快要死了的溃兵军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些精妙的冷兵器格斗技巧,是在另一个星球上,被人总结和完善了千年,最终归纳出来的实用战术。

当然了,他也想不明白,那些简单的格挡出剑的战术动作,其实里面蕴含着,各种精妙的道理。

只有对自己手里的武器充满了信心,才会实用这种最简洁的技战术动作。使用者必须完全相信自己手里的盾牌可以阻挡住对方的攻击,才会如此坦然的面对敌人劈砍过来的锋利刀刃。

这正是爱兰希尔帝国提供的武器与防具,给这些仆从军新兵们带来的变化:他们相信自己手里的武器,要比对手更好更坚固!

正是有了这样的信心,他们才会用自己手里的盾牌来封堵对手的攻击,然后顺势找好角度,一击毙命,干掉那些难缠的敌人。

“我们被命令不能抢掠恶魔平民!不能再吃人类或者魔族同类!”仆从军的一个士兵骄傲的强调道。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条禁令,他觉得正是有了这样一个禁令,恶魔一族才终于算是可以归于“文明”了。

“那些弱者有什么好同情的?”那壮硕的恶魔歇斯底里的质问道。黑色的鲜血顺着他指缝流淌,滴落到地面上,一滴连着一滴不曾停下。

这一剑显然伤得他不轻,让这个看起来很是强大的恶魔军官,失去了大半的战斗力。

在他歇斯底里叫喊的时候,他的身后,好几个失去了掩护的恶魔溃兵,接连被周围的仆从军士兵给杀掉了。

原本人数上就处于绝对劣势的恶魔溃兵,现在变得更加稀疏起来。他们背靠着背,紧张的来回晃动着长剑,害怕自己一不留神,就成了下一个被砍死的倒霉鬼。

“那魔法本源呢?它有什么好同情的?”一个恶魔仆从军的士兵紧跟着反问道。

现在魔法本源在爱兰希尔帝国的面前,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按照它灌输给恶魔一族的理论,现在的魔法本源,自然也就根本不值得同情。

“……”猛然间,这个恶魔溃兵的头目竟然觉得自己理屈词穷。他很想反驳对手,可事实又让他无从开口。

甚至于,他都有点儿顾不上自己疼痛的腹部,迫切的想要在言语上找回场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