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一群大佬去支援(1 / 1)

加入书签

顾相思回去考虑了一个晚上,最后让人发飞鸽传书去南琰国,问问蓝珏此事是真是假。

七日后,蓝珏回信,疑李如意是西贺国前朝如意公主,西陵尊与东方烈的女儿。

并在纸条之后写上了十二个字——顾北李西,相思为邻,万事如意。

顾相思一看到这十二个字,便知李如意真是她认识的如意师妹了。

顾北李西是她徒弟夜无月都不知道的事,只有她和她哥哥知道,而他们来到这里后,也从来没有与人说过这些事。

顾家在北方为商会之首,李家则是西方为尊,天下中医联盟还有两家与他们平起平坐,这事只有中医联盟的人才会知道的称呼。

“真是李家小师妹啊?”东方延玉非常震惊,怎么李家师妹也跑来这儿了?

顾相思眉头紧皱道:“南宫昊不想当皇帝,他如今和若水挺好的,没必要回南琰国与人争夺皇位争的头破血流。”

“他不喜欢又没人逼他非做皇帝不可,等他把那个什么南宫天踹下皇位,拟定一份禅位诏书,把皇位传给别人,他不就可以回到日月岛继续逍遥自在了吗?”东方延玉在剥橘子吃,如今橘子挺甜蜜多汁的。

“对啊!”顾相思被东方延玉一语惊醒梦中,一把夺过她哥手里的橘子,塞嘴里两瓣解解渴,这一天天愁的她,茶都忘了喝了。

东方延玉很像说他这妹子是老年痴呆提前了,可又怕一旁的护妻狂魔揍他,想想还是算了,保命要紧。

“如果你们决定好了,那咱们就跑一趟,相信南宫昊和若水会愿意帮这点小忙的。”西陵滟如今虽然也已是白发苍苍,可他依旧是个气派有贵气的俊老头儿。

“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找一下若水他们两口子。”顾相思还是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下定决心,拉起西陵滟就走。

东方延玉吃着橘子,看着脚下海浪涛涛拍岸,啧啧啧!人生啊!转眼也就快过完了。

得嘞!他还是回家陪媳妇儿去吧!

至于去南琰国的事?他必须凑个热闹,好久没见李家小师妹了,不知她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

凤天籁等的都快待不住了,南宫昊再不点头,他就要一个人回南琰国了。

而在他以为山穷水尽时,忽然柳暗花明,顾相思竟然劝动南宫昊随他一起回南琰国了。

并且,这群高人前辈还要随他一起去南琰国游玩?

骗鬼呢!他们一定就是想见见顾相思的师妹。

唉!世事无常,谁能想到李如意竟然真是顾相思的小师妹呢?

顾相思说走就走,定下人数为她和西陵滟,东方延玉和西陵玄凝,西陵尊和东方烈加上他们的小女儿西陵琳,最后就是南宫昊和若水夫妇,以及巫瑶和独孤玥了。

日月岛主风辰傲给他们准备了一座豪华楼船,挂上了日月岛的玄色旗帜。

船上舵手纤夫都是老手,更是有备无患准备了一百名高手侍卫,婢女也有二十多人,随行伺候。

东方延玉站在夹板上,抬头望着这面玄色旗帜,不由得感叹一句:“真是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凤天籁没想到东月国男子中,还有这般雄心壮志的人物。

“哥,你想多了。”顾相思也望着这面玄色旗帜,不就是一轮金日和一弯银月吗?怎么就能扯上东方不败了?

东方延玉就是个老不正经,一把年纪了,为了漂亮用药物把头发搞的银白如雪,还是一袭红衣飘逸,看着挺有气质,就是不能开口说话,一开口毁所有。

西陵滟揽着顾相思的肩,望着东升的太阳,海面被染成了金色,波光粼粼,海鸥飞翔。

“没想到我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出海去南琰国旅游。”顾相思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她在日月岛上太久了,还是很想要在有生之年再来场环游世界的。

“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再游览天下一回。”西陵滟温柔的望着怀着白发苍苍的妻子,他说到做到了,与她白头偕老,一生一代一双人。

“滟,我庆幸此生得遇你!”顾相思搂着西陵滟的腰,望向蔚蓝的大海,她真的是遇上他,便是此生无憾了。

凤天籁想躲都没处躲,一群老头老太亲亲热热的,害他都觉得自己特别可怜了。

巫瑶拉着独孤玥去喂鸥鸟了,因为他们觉得鸥鸟比某人可爱多了。

西陵琳拿一块宝石丢这群海鸥,吓得它们瞬间便散去了。

“你做什么?”巫瑶真是受不了这个刁蛮丫头了,鸟惹她了吗?她砸它们做什么?

独孤玥起身走了,他知道西陵琳想嫁给小叔叔,可两家有一个江山被夺的世仇,中间还有西陵歆一条人命。

就算两家没有非你死我活,可想要结亲也是不可能的。

“巫瑶,你是不是去了一趟南琰国,就被那个小妖精给迷住了?”西陵琳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人却是真霸道蛮横。

巫瑶懒得理她,起身就要回房间去,却被西陵琳一把拉住。

凤天籁躲到这里来,却看到巫瑶和一名姑娘差点掉到海里去,他一把拉住巫瑶的手,把二人拉了上来。

“你疯了?”巫瑶一把推开西陵琳,对凤天籁拱手道了声谢,也就转身走了。

“巫瑶,你给我站住!”西陵琳气的跺脚去追巫瑶。

凤天籁原地有些无奈,这群人怎么就看着如此不靠谱呢?

“凤先生,我能请你喝杯茶吗?”南宫昊第一次主动找上凤天籁。

“十分荣幸!”凤天籁回身拱手一笑,随着南宫昊席地而坐。

南宫昊带了一只茶壶两个杯子,提壶斟茶两杯,一杯递给了凤天籁,一杯他端起来饮一口,望着苍茫大海叹一声:“一转眼,我都离开南琰国这么多年了。”

凤天籁喝一口茶,与南宫昊说起南琰国如今的局势,以及这些年南宫氏皇室发生的许多事。

南宫昊听着这些事,也是不由得唏嘘!谁能想到南宫越离皇位只差一步之遥,最终却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束手就死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